ag8亚游集团

致力为中国老年人提供一个高品质的

综合养老服务平台

2018-07-04

澜海头条 | 外媒:养老公寓日益受中国老人欢迎,开发商看好养老商机


泰媒称,与泰国相似,中国正迎接日益老龄化的社会,在此之际,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开始推出面向人数日益增多的老年人群体的养老公寓。
 

 
据泰国《民族报》网站6月25日报道,如今中国人面临一个问题,即人数日益增多的老年人群体必须依靠其独生子女承担照顾年迈父母的高昂成本,同时这些独生子女还必须抚养自己的孩子。报道称,投资者看到了机会,为老年人开发专门的养老公寓。位于云南省滇池附近的一个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是其中之一。
 
报道称,开发商利用云南省相对宜人的气候,建造了针对老年人的养老公寓。该服务于2017年推出。报道还称,云南省素有四季如春的美誉,全年平均气温为17摄氏度。该度假区包括医院、学习中心、快餐中心、餐厅、购物区以及户外活动一个月前,82岁的彭辰路(音)住了进来。如今,他与妻子住在一起,每个月支付约6000元,包含租金及其他服务。
 
彭辰路说:“我从湖南省来,因为我喜欢这里的气候。空气清新,氧气充足,环境优美。”他指的是周围的绿色植被。他说,他的儿子看了中国其他地方后,为他选了这个地方。如今,他的独生子与家人住在深圳。彭辰路说:“租金有些高,但我喜欢养老服务,喜欢有许多朋友。”报道称,面积为85平方米的公寓有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卫生间以及小厨房。报道还称,开发商在客厅安装了紧急报警器,以防老年人立即需要帮助。卫生间装有扶杆,防止他们摔倒。彭辰路说,他有许多朋友,每天都过得很充实,锻炼或与朋友玩游戏。
 
报道称,这个养老项目可以容纳2336名老人或1168对夫妻。当被问及为何每套公寓有两间卧室时,该项目经理李天宝(音)说,中国夫妻通常喜欢分床睡,而额外的卧室也可以供其子女在探望父母时住宿。
 
日媒称中国促进创新面临诸多挑战老龄化加剧成为课题

《日本经济新闻》3月28日刊登题为《中国政府政策促进产业创新提速》的文章,作者为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伊藤亚圣。

文章称,中国政府实施政策促进创新的原因在于,包括新知识和新创意在内的创新具有公共财富的特点,具有超出个别企业获益范畴的正面影响。特别是自2015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积极采取措施推动创新。
 
文章称,2015年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是旨在实现制造业与互联网产业相融合、通过加强创新促进产业升级的计划。中国政府号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励民众创业促进创新。文章还称,2016年,中国政府制定《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提出到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
 
为此,中国政府制定了到2020年使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2.5%、到2030年使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2.8%的目标。中国政府2017年还制定了野心勃勃的计划,提出到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
 
文章认为,不过,中国的创新促进政策还面临很多课题。许多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政策并存,有些效果并不明朗的政策也在实施。笔者根据企业级别的数据进行推测发现,从整体上说,政策使专利申请数和新产品开发数有了增加,但补贴政策也带来了被称为道德风险的负面影响。今后,随着少子老龄化的加剧,投资效率下降,在此背景下,创新能在多大程度上发展起来也成为课题。文章称,从中国这样的新兴人口大国开始产生新的创新,这些是重要的论点。与此相关的论点是,今后在印度和非洲是否有可能出现类似的机制。
 
日媒:中国老龄化及收入增长扩大医药市场药企打响争夺战
 
日媒称,全球的大型制药企业将相继在中国市场投放新药。原因是中国相关部门放宽限制,从开发到获得销售许可的时间可缩短1年以上,各大药企预计中国作为全球第2大医药品市场的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围绕因老龄化和收入增加推动高价药需求增长的中国医药品市场,世界各大药企的争夺战将愈发激烈。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3月6日报道,由于上市时间缩短有助于削减成本,各大药企纷纷采取行动。英国阿斯利康2017年在华获得了肺癌治疗药“Tagrisso(泰瑞沙)”的销售许可。英国葛兰素史克则开始在中国销售全球年销售额达3500亿日元(约合208.5亿人民币)的抗艾滋病(HIV)药物。
 
报道称,美国百时美施贵宝与日本小野药品共同开发的肺癌药“Opdivo”已提出销售申请,预计2018年内将上市。报道称,其他药企方面,卫材的肝癌治疗药“Lenvima”已向相关部门提出销售申请。安斯泰来制药(AstellasPharma)则正在为主打药品前列腺癌治疗药“Enzalutamide”的上市做准备。据美国咨询公司IQVIA统计,2016年中国医药品市场规模为1167亿美元。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预计到2021年最大将增长近5成,扩大至1700亿美元。
 
报道称,其背景是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速。2017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2016年增加约1千万,达2.41亿人。约为日本总人口的2倍。一方面,中国居民的收入也普遍提高。据相关调查显示,家庭月收入超过1.2万的人群,到2021年预计增至2016年的2倍,达1亿家庭。有能力负担高额药费的患者有所增加。
 
另外,在目前中国的医药品市场,利用专利过期成分制造的价格低廉的“仿制药”被认为占主流,而新药(或称:原研药)仅占2~3成。今后预计有利于治疗癌症和肝炎的高端且高价新药的比例将会提高。报道称,各大药企正不断强化在中国的基地。阿斯利康2017年11月宣布成立了开发癌症及循环器官疾病治疗药的合资公司。瑞士的诺华已在上海成立继美国和瑞士之后的研发中心。
 
美媒:中资保险公司试水高级养老社区应对中国老龄化问题
 
美媒称,在距上海市中心约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坐落着一个度假村式的社区,里面居住着数百名老年人。这是中国在退休护理方面的一项宏大尝试。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月15日报道,这个多层建筑群可容纳2000户家庭,里面设有医院、宗教场所、电影院和健身房,住户可聚在一起吃自助餐、打麻将和唱歌。要想住进这个豪华社区,需要从未上市中资公司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处购买寿险保单。中国的保险公司提供了范围日益广泛的金融产品,以帮助应对中国面临的快速老龄化问题。现在,一些保险公司正在建造高级养老社区。
 
报道称,目前全球都在面临退休危机,数百万老年人的日常护理需求可能很难得到满足。在中国,上述形势开始构成重大挑战。与美国几十年来一直存在长期护理保险市场不同,中国一些市县最近才开始试点帮助有需要的老年人支付养老护理和居家护理费用的保险计划。
 
联合国数据显示,到2050年,中国人口将有三分之一年龄在60岁以上,而本世纪初这一比例为10%。中国社会历来有晚辈照顾老人的传统,而实施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如今给社会带来了很大压力。中资保险商迄今已投资逾100亿美元修建养老社区,而且还在规划更多此类项目。
 
报道称,这类开发项目主要针对有钱人,他们必须购买定期寿险,保费最低为30万美元,可预付,也可以分10年支付。此外,居住在这些社区的人每月还要交约2000美元,以支付膳食、清洁和其他服务的费用。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在最近的声明中称,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这类大规模医疗保健项目是朝阳产业。
 
泰康人寿自称是中国最大的高端养老保险商,自2015年以来在中国三个主要城市投资17亿元人民币打造了养老社区,这些社区总计有6600套公寓。公寓的面积从750平方英尺(约合70平方米)到约1800平方英尺不等,很像酒店式公寓。该公司的保险物业计划被命名为“幸福人生养老保险计划”。保监会2014年开始积极鼓励保险商开发此类项目。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减少487万人,降至9.11亿人,降幅为历史最大。保监会称养老社区是增加养老资源供给、促进保险业和养老产业共同发展的一种途径。报道称,这并非毫无风险。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分析师严溢敏称,保险公司必须吸引到足够多的住户,才能证明其巨大的投资是正确的选择。此外,保险公司常常缺乏运营这类项目的经验。保险公司并未定期披露养老社区的入住率。一些分析人士估计,第一年的入住率约为30%,但之后在大城市可能迅速上升至90%甚至更高。据泰康人寿的一位员工称,在位于上海附近的泰康之家·申园,两座高楼目前已被逾400位住户住满。此外,另有四座大楼正在建设施工中,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投入使用。在建设中国养老社区的同时﹐中国几家保险公司还投资了美国的老年住宅资产﹐认为这是获得管理知识及赚取投资回报的一个途径。
 
日媒称中国老龄化催生护理需求:日企官民一体欲抢商机
 
日媒称,中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加入到中国的护理行业市场。2016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达1.5亿人以上,养老设施和护理人才短缺。日本企业正官民一体积极努力,旨在有效利用应对老龄化社会问题的技术和经验抓住商机。
 
据日本《读卖新闻》11月22日报道,11月14日,在中国浙江省杭州市住宅区的一所收费养老院里,志愿者们正在弹奏中国的传统乐器二胡。93岁的张秀琦在护工的搀扶下前来欣赏演奏。曾当过护士的张秀琦说:“这里的工作人员对我们非常好,住在这里很舒服。”
 
报道称,这家养老院于2016年6月底开设,由在日本有40多年运营护理设施经验的社会福祉法人“创生会”与中国房地产商成立的合资企业运营。养老院床位约为260个,还有康复训练设施和日间护理中心。养老院入住老人约70人,护理人员约30人。这所养老院参照日本的护理认定标准,对每个人提供护理计划。这所养老院可以接收老年痴呆症患者。据创生会中国业务部的负责人申云介绍,有些人是听说日式服务颇受好评才决定入住的。
 
在日本护理机构积累了护理经验的申云表示,会考虑中日文化和护理理念的差异等,努力吸引更多的老人入住这里的养老院。报道称,截至2015年,中国人女性和男性平均寿命为79.43岁和73.64岁。中国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是,子女照顾老人。但是,当前很多家庭是一个孩子照顾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
 
报道称,护理人员短缺问题也令人担忧。培训护理设施工作人员和上门护理人员是当务之急,但中国现在具备专业知识的护理人员很少,护理人员面临长期短缺问题。今年2月,中国政府出台了推动养老设施发展的方针,鼓励民间企业参与养老行业和提高护理服务水平。也有估算数据显示,2050年养老产业规模将达21.95万亿元人民币。报道称,为了抓住商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自2013年起在中国各地举办交流会,增进日本与中国护理行业的联系。今年9月,30多家日本企业参加了南京老年产业暨康复福祉博览会。初次参展的“创心会”负责人田中真允意气风发地表示:“在中国,人们对护理人员培训等问题的关注度很高,我们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
 
但是,日本企业参与中国的养老行业仍然面临诸多课题。即使是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合资的情况,双方也存在意见分歧,中国方面要求提高入住率,而日本方面谋求提高护理服务品质。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统计,不管是外资还是中国企业,盈利的护理设施还很少。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保健产业科长佐藤拓表示:“日本企业正宣传预防老年痴呆等其他国家在老年人护理方面所不具备的长处,我们将尝试各种方法支援日本企业进入中国市场。”
 
美媒称阿尔茨海默症将成中国健康挑战:老龄化让慢性病变常态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9月26日发表文章,采访了中国首创资本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彼得·富尔曼(中文名傅成),有关阿尔茨海默病——中国隐现的健康挑战的相关问题。具体如下:
 
问:在中国有950万人被确诊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为什么这种疾病是未来最大的健康问题?
 
答:我愿意推而广之地说,对慢性疾病的治疗——其中首当其冲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将是中国国家医疗保健系统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国从一个在人们记忆中只能提供非常初级的赤脚医生系统的国家起步,在短短20年里把真正的医疗保健覆盖到了全国所有角落,为绝大多数公民提供急症护理和用药。
 
这是一个极大的成就:其服务的人数以及提供的福利很可能超过了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的任何政府计划。另一方面,慢性病从未成为关注重点,事实上也从未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是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明显延长,这部分得益于急症医疗服务的提供。中国人现在的寿命和欧洲人和美国人一样长。其结果是:中国已经在感受到数以百万计的老年患病者无法获得现成的切实治疗选择的压力。人口构成已经成为定式。在25年后,中国将成为一个老龄化更严重的社会,至少25%的人口将是65岁以上的老人。慢性病将变成常事。
 
问:什么样的文化挑战将妨碍抑或帮助中国社会对阿尔茨海默症的管控?
 
答:中国目前正在变老的一代人的期望值有限,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在极度贫困中长大的。在他们变老的过程中,他们较为恬淡地认可社会无法提供很多帮助,除非是立即的紧急医疗状况。
 
不过,他们儿孙的体质却完全不同。他们通常受过教育拥有与西方人类似的期望,包括中国应该对每一种医疗问题都有优质的治疗选项,就像在欧美、日本和其他地方一样。他们日益希望自己患病的父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并且指望自己在变老并被诊断患有痴呆和帕金森病等慢性病,或在中风或心脏病发作——这两种情况在中国都很常见——后需要长期照顾和康复时得到更多照顾。在中国仍然极少存在满足这种日益增长需求的医疗保健服务。
 
问:中国能够向美国和欧洲学习什么?
 
答:也许最主要的教训是不要期望阿尔茨海默病的治疗有重大突破、出现可以阻止病情发展或是逆转疾病损害的药物,在美国和欧洲有太多的人曾经有过这种期望。 
 
悲哀的现实是,尽管在研究上花费了巨额资金,但我们距离这样一个医学奇迹的距离与20年前一样遥远,这期间有至少200亿美元付之东流。反过来,中国需要促进开发数千个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服务的优质治疗中心,根据最好的全球标准为他们提供照顾,延长他们的生命并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除了大量的新大楼之外,这还要求人数庞大的受过专业训练的医生、老年医学专家、专科护士和助手。
 
问:中国农村和城市在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方面有什么差异?
 
答:中国优质的医疗服务仍然主要由位于大城市的大型公立医院提供。政府正在寻求改变这种情况——不只是针对慢性病,以提高小城市和农村乡镇的医疗保健标准,减轻城市大型医院格外沉重的负担。
 
问:请指出医疗保健业在对付中国隐现的阿尔茨海默病挑战方面的机遇?
 
答:在今后40年里,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领域能够比慢性病——包括阿尔茨海默症——的医疗保健提供更好的投资基本面条件。冷静的预测是,到2045年,中国将有超过4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这一人数是目前的4倍。
 
截至今天,中国专供需要阿尔茨海默病专门治疗的患者的床位短缺。从财务方面来说,优质的阿尔茨海默病和慢性病医疗保健将提供极其可靠的回报。不过,也许更加重要的是整个中国社会也将从中获益。
 
这无疑将是投资者可以通过行善、通过为中国做贡献而获得良好财务回报的领域之一——在这样的一个中国,老年病将得到出色管控,家庭将得以更长久地保持幸福和完整。